繁星家的独角兽

【繁星】长腿哥哥(短/完)

可爱

行行里:

程铮×蔡明骏


*这是我粉丝数107的时候的点梗,虽然来得晚了一些,但我没有跳票


*倒追梗


*大家看着开心啊




长腿哥哥


  


 


       蔡明骏趴在柜台上看着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真好看啊,怎么就被甩了呢,就这么可怜巴巴的在这儿坐这么久,再不走,他们餐厅就要打烊啦。


       陆远给了蔡明骏后脑勺一巴掌。


       “看什么看,给我回后厨打扫卫生去。”


       蔡明骏委屈的揉揉脑袋。


       “师傅,他都在这儿坐这么久了,不提醒他一下吗?”


       “人有钱,包了餐厅一整晚,打烊晚了我再讹他一笔,算他自己个儿倒霉。”


       “不行,我得告诉他该走了,不然我师傅就得宰你了。”


       蔡明骏一下子从柜台后面站起来,陆远一个手滑,没拉住。他压低嗓子喊,小蔡你给我回来!


 


       蔡明骏蹬蹬蹬就走到男人面前,微微俯身。


       “这位先生,我们餐厅要打烊了,如果您还要再待下去我们就…”


       男人把头抬起来,蔡明骏就噤了声,这人长得真好看啊。剑眉星目的,眼珠黑漆漆看不到尽头,他觉得这人眼睛里藏着银河。


       “小朋友,我在坐一会儿就走,这些菜,都撤了吧。”


       男人指了指面前的菜肴。怪这个男人剧情太背,刚上了葡萄酒和前菜就被女方提了分手,来不及尝一尝今天陆远的主厨推荐。蔡明骏试过了,是超级好吃的鳕鱼排配鱼子酱。爱情没了,也得填饱肚子吧。


       陆远看蔡明骏楞在那儿了,就走过来拉蔡明骏,对他挤挤眼睛,让他回去。蔡明骏张着嘴,一动不动。陆远没法子,只得自己出面。


       “程先生您好,我是灰鲸餐厅的主厨,您对我们今天的菜色不满意是吗?”


       这个男人只是摇摇头,说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今天实在没心情了。陆远心想,这小子真是倒霉啊。


       “那您放在我们餐后甜品里的钻戒,我们马上清洗干净给您拿来。”


       这个男人皱眉头都好看,蔡明骏觉得自己就要流口水了。男人说,不要了,随便你们处置吧,之后把账单送到我公司吧。男人起身就走了,餐厅外已是夜幕低垂。蔡明骏就看着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刚才坐着还不觉得,站起来才发现男人还是个大长腿。


       唉,真是太帅了,蔡明骏捂着脸,喃喃道。


       陆远解下围裙,往椅子上一甩,这人真是没礼貌!


 


 


       彭佳禾看着蔡明骏在副驾驶座上都打瞌睡了,直点头,她一巴掌拍在蔡明骏后脑勺上。蔡明骏吃痛的叫了一声。


       “你们父女俩怎么都爱打人头啊,会变笨的。”


       “你就够笨的了!我就是信了你的屁话我才跟你在这儿蹲一天,你确定人家是在这儿上班嘛你就来了,害得我也跟你苦等。”


       蔡明骏看着捏在手里小卡片,又抬头看看大楼的号码。没错啊,是这儿啊。他从经理那里偷来的名片,上面写着那天包场餐厅的男人叫程铮,在浦东最出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他拉着彭佳禾从早上守到下午六点,也没有看到程铮进出的身影。


       蔡明骏早就放弃对彭佳禾的穷追猛打,彭佳禾也认清了蔡明骏颜控的本质。碰到长得好看腿又长的,蔡明骏眼珠子就扒在人家身上,抠都抠不下来。这不,就被人家那么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就要死要活的来人家公司蹲点儿了。还是让彭佳禾偷开陆远刚买的新车,要是被陆远知道他俩偷偷开出来,得把他俩吊起来打一顿才解气。你是没看到陆远洗车那个样子,哎呦哎呦我的大老婆,脏脏了哦,给你洗个澡澡,洗的干干净净香喷喷。对江莱也就不过如此吧。


 


       蔡明骏看到一个颀长的身影从大楼里走出来。拎着一个公文包,还单手解开西装的扣子,梳上去的头发掉了两缕儿在额边,信步像着路边停的车走去。蔡明骏胳膊肘去顶彭佳禾,醒一醒,那个人出来了。彭佳禾眯着眼睛看,被那双长腿晃了眼,这么长,估计到蔡明骏腰了吧。


       这人走到车边,已经上了车。蔡明骏叫唤着,彭佳禾你快开车啊,跟上去!


       “蔡明骏你是跟踪狂吗,被人家发现了怎么办?”


       “佳禾,佳禾姐姐,”蔡明骏双手合十,“求求你了,跟上去嘛~”


       彭佳禾无奈,说再有下回她一定跟陆远告状。她发动车子,跟上了前面那辆黑色的保时捷,她想这人真有钱。蔡明骏信誓旦旦承诺,如果他追到程铮,一定请彭佳禾吃一年的饭。


       彭佳禾扭头对蔡明骏做鬼脸,你追得上人家就怪了,你连我都追不到。蔡明骏推彭佳禾,指着前面,红灯啊!


 


       “嘭!”


       他俩从撞击中抬起头,发现已经撞在了黑色保时捷的车屁股上。两个人对视着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彭佳禾掐着蔡明骏的脖子,蔡明骏觉得自己快断气儿了。


       “咳咳咳咳,佳禾、咳咳、你冷静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陆远会杀了我们的!”


       蔡明骏想扒开彭佳禾的手指头,他真的以为自己要被掐死了。程铮就在外面敲车窗户,彭佳禾松开他,把车窗按下。


       “求求您了,别叫家长,我们赔,我们俩赔!”


       蔡明骏从彭佳禾背后露出一张脸,小脸被憋得通红。程铮微蹙眉头,指着蔡明骏问,这不是上次那个小朋友吗?


       蔡明骏点点头,又摇头。


       “我不是小朋友了,我都20了。”


       程铮叹了口气,蔡明骏又盯着程铮的脸愣了,哎呀,这人真的太好看了。


       “那好吧,不是小朋友的小朋友,咱们把路给人让开,到路边去谈谈怎么办吧。”


       彭佳禾一路打着右转灯,把车停到的路边。程铮的车停在他们后面,像是怕被他们二次伤害。三个人站在路边,等着交警来。彭佳禾瞪着蔡明骏,对他吼,都怪你!刚拿的证,刚上路就出事故了!你这个跟踪狂!


       程铮听彭佳禾说蔡明骏跟踪狂,狐疑的打量着这两个人。蔡明骏被程铮的眼神吓到,连忙掏兜,掏出来一个小绒布盒子,他递到程铮眼前。


       “程、程先生,这是你放在我们餐厅的戒指。”


       程铮脸色就变了,他声音特别低沉,听起来还冷冰冰的。


       “我不是说让你们随便处置了吗。”


 


 


       交警的责任认定是彭佳禾全责,又因为陆远是新车,上的是全险。保险公司给陆远打了电话,陆远气得火冒三丈,把彭佳禾和蔡明骏都绑在长条凳上打了几十下屁股。彭奶奶在旁边怎么求情也消不了陆远的怒气,陆远大吼着,要给这两个小兔崽子长长记性,不然得捅更大的篓子!


       蔡明骏捂着屁股哭丧这脸,说师傅,这个月工资都给你扣了吧,我错了。


       陆远吹胡子瞪眼的。


       “这个月?!你想得美,扣你三个月的!”


       陆远一调脸,指着彭佳禾。


       “还有你!三个月没有零花钱!”


 


       彭佳禾给蔡明骏出主意。


       说这个程铮也太不近人情了,都说了私了私了,非要走保险,害得他们被陆远发现,这一顿毒打。还扣工资扣零花钱的,这仨月怎么活啊。彭佳禾说,蔡明骏你一定要追到程铮,然后狠狠的报复他。


       再甩他一次!


       蔡明骏苦着脸,我怎么追啊,人家都明确的拒绝了,说不要再去找他了,戒指也不收回了。彭佳禾撑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有了!


       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你想啊,程铮一个大律师那么忙,天天日理万机的,肯定没时间好好吃饭,你就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天天给他送饭,让他习惯你,离不开你,然后在狠狠的甩了他!


       蔡明骏还是愁,这行得通吗?


 


 


       虽然抱着怀疑,他还是照做了。


       蔡明骏在程铮楼下等了四天,到第四天才看到程铮的身影。程铮迈着长腿向他走来,蔡明骏抱着饭盒一颗心七上八下,真想给他跪下大喊,长腿哥哥你太好看了,收了我吧!


       程铮摘下墨镜,看着蔡明骏,问他,你又来干什么?


       蔡明骏也没好意思多说,把饭盒往程铮怀里一塞,说给你的。转身就跑了。程铮看着蔡明骏跑没影儿,掂掂自己手上的饭盒,想着这小朋友可能是给自己来道歉的吧。


       程铮回家打开饭盒,发现是一块冷掉的沙朗牛排,配菜都塞得乱七八糟的,他就想也没想倒进了垃圾桶。饭盒上还贴着张粉红色的便利贴,他捏起来看一眼,差点没气死。


 


       -长腿哥哥,我喜欢你,跟我谈恋爱吧!


 


       蔡明骏鬼鬼祟祟的把头探进去,看到前台只有一个姐姐。他猫着腰想要溜进去,却被叫住了。


       “唉,小男孩,你过来。”


       蔡明骏就低着头过去了,小声儿说自己是来找人的。


       “你找谁啊?”


       “程、程铮。”


       蔡明骏自己都没底气,看他穿的跟个学生似的,还背个双肩包,找大律师能干什么呀。前台姐姐就笑了,从柜台下面拎了个饭盒出来。


       “你是小厨师吧。”


       “姐姐你怎么知道?”


       蔡明骏眼睛圆圆,嘴巴也张得圆圆,看起来果然是可爱的小孩儿。


       “程律师说了,如果有一个小朋友来找他,让我把这个饭盒给他。程律师还说了,让你以后别来找他了。”


       蔡明骏眼睛垂下去,看起来可委屈了,他嘟着嘴撒娇。


       “姐姐,求你了,我不进去,你帮我把这个给程律师好不好。”


       前台姐姐看了一眼就笑了,是个印着哆啦A梦的双层饭盒。蔡明骏就双手作揖,上目线看着前台姐姐,耍赖皮,求求姐姐了,好姐姐答应我吧。前台姐姐看他实在是个可爱的小孩儿,就答应了,说行吧,你东西留在这儿吧。


       蔡明骏高兴的一蹦,对着前台姐姐摆手,说姐姐明天见,拎着空饭盒就兴高采烈的走了。


 


 


       程铮坐在办公室吃完自己的午饭,他把空饭盒拿到茶水间,简单的冲洗干净。


       他已经连续一个月一直收到蔡明骏做的午餐了,有中式的西式的,花样还挺多,味道也不错。就是饭盒的品味太差了,有哆啦A梦的,有蜡笔小新的,也有超市卖泡面附赠的。程铮笑了,小朋友就是小朋友,追人真是有什么都愿意拿出来让对方看到。


       蔡明骏也是傻,说了追他,可除了送盒饭以外就没有别的行动了。也可能是怕被他拒绝,连送饭也绝对不和程铮碰上面。


       程铮下班的时候把空饭盒放到前台,前台小姐打趣他,说程律师回家啦,明天要不要帮他留下小朋友。程铮笑着摇头,说不用。


 


       蔡明骏好沮丧啊。


       程铮都吃了他一个月盒饭,一点儿反馈都不给他。他可都是用的上好的新鲜食材,本来就被扣了工资,现在更是穷得吃土。程铮要是再不答应他,他可就没钱给程铮买菜做饭了。


       彭佳禾安慰他,没关系,没钱买就去灰鲸的后厨拿嘛。蔡明骏摸着屁股,说他不敢,万一被师傅发现了,他又要瘸好几天了。彭佳禾鄙视他,你这么怂,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你的长腿哥哥。


 


 


       眼看着时间都过去两个月了,程铮终于偶尔在空饭盒里放两张便笺,不过都是劝他放弃的。蔡明骏丝毫不气馁,还是照追不误。


       这一天他又把饭盒放在前台姐姐那,前台姐姐却呶呶嘴,说程律师出来了,你不如自己给他吧。蔡明骏扭头一看,程铮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那个女人还亲昵的挽着程铮的胳膊。蔡明骏气死了,气得眼睛发红,他都要气哭了。前台姐姐推推他,说快去啊,不然程律师就下班了,他今天提早走,要给他的老同学孟雪接风。


       蔡明骏蹲着躲在前台下面,双手紧紧抱着饭盒,不讲话。等到程铮一行人都走了,他才敢站起来。前台姐姐问他怎么了,蔡明骏小脸儿上挂满了眼泪,他哭得可委屈了。


       “姐姐,程律师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漂亮姐姐啊?”


       前台姐姐一脸疑惑,没听说过啊,他们只是老同学而已。


       “哇,”蔡明骏哭得更大声,“那他怎么还不找我啊,吃了我这么久的饭,怎么还不答应我啊!呜呜呜呜呜…”


       前台姐姐见他实在哭得伤心,递给他一包纸巾。


       “要不你当面去问问他吧,他们今晚在酒吧开party呢。”


       蔡明骏抽抽噎噎的接过纸巾,擤了擤鼻涕,真的吗。前台姐姐写了个地址给他,说不骗你,你去问问他吧,别哭了,哭得姐姐都心疼了。


 


 


       蔡明骏进酒吧就看见程铮他们一群人了,闹哄哄的,他也不敢上前,就在吧台坐着。调酒师问他要喝什么,他看着酒单也看不懂,就说来一杯Long Island Iced Tea。调酒师笑他,说小朋友第一次就喝这么烈的酒啊。蔡明骏不高兴了,我不是小朋友。


       蔡明骏为了证明自己,一口气把鸡尾酒喝了个精光,还对着调酒师说,你看,我喝完了。调酒师嘴角抽搐,觉得这个人头脑大概不太正常。


       周子翼问程铮,认不认识那个人。


       程铮回头看,就看到蔡明骏趴在吧台上对着他傻呵呵的笑。酒吧灯光昏暗,不同颜色的灯光投射在他雪白的脸上,呈现着不同的光影。程铮纳闷,怎么跟到这儿来了,看样子还喝醉了。他想走过去问问蔡明骏,就看到有人不怀好意的掏了蔡明骏的兜,他想大喊让蔡明骏小心,但是酒吧实在太吵了,蔡明骏听不见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傻傻的看着他笑,程铮想,这人真是个傻子。


 


       程铮走到蔡明骏跟前,贴着脸问他话。


       “你来这干什么?”


       蔡明骏嘿嘿嘿的小,两只小手就来抓他的衣服。


       “长腿哥哥,你好无情啊。”


       程铮满脑袋黑线,这人要干嘛。蔡明骏打了个酒嗝儿,竟然哭了,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


       “呜呜呜呜呜,你吃了我那么、那么久的饭,呜呜呜呜呜,你怎么还不跟我呀,呜呜呜呜…”


       程铮知道他是醉了,把人背起来,就要带走。调酒师说,还没结账呢,一杯长岛冰茶,98元。程铮从钱夹里拿出一张一百元,放在吧台上,背着蔡明骏往外走。他走的时候跟周子翼比划了一下,意思是电话联系,他得先走了。


       周子翼一头雾水,不知道程铮跟那个小朋友是什么关系。


 


       程铮喝了酒,没办法开车,他背着蔡明骏在路边走着,一边回头看有没有出租车。蔡明骏就在他背上傻笑,嘿嘿嘿嘿,嘻嘻嘻嘻,也不知道乐呵什么呢。


       “你笑什么呢。”


       “嘿嘿,长腿哥哥,你真好看。”


       “我知道。”


       程铮很无奈,这个时间点出租车不好打,他都背着蔡明骏走了好几百米了。他感到脖子上凉凉的,蔡明骏又哭唧唧的。


       “呜呜呜呜呜呜,长腿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漂亮姐姐啊,呜呜呜呜呜呜…”


       “不是,我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我好不好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程铮觉得蔡明骏哭得太伤心了,他把蔡明骏放了下来,两个人面对面。他微微弯腰,很认真的问,你真的喜欢我吗?


       蔡明骏两只手按抱住他的头,看起来在很认真的思考。然后重重地点头。


       “长腿哥哥,你长得太好看了,腿又那么长,我喜欢你。”


       说完,“吧唧”在程铮嘴上亲了一口。


       程铮眼神变得深邃,他眼前这个小醉鬼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小醉鬼神志不清揽着他的脖子,嘟嘟囔囔,长腿哥哥你就跟我谈恋爱吧,我可喜欢你了。


 


 


       蔡明骏屁股特别疼,他觉得比被陆远打屁股还疼。


       他揉着屁股,问半躺在他旁边,裸着上半身的程铮。


       “你对我做什么了,我屁股好疼啊。”


       程铮看着手上的报纸,回答他,你不是追我吗,我答应你了。蔡明骏一喜,想爬起来扑到程铮身上,一不小心扯到屁股,感觉撕裂般的疼痛。他哎呦哎呦的叫着,整个人趴在床上动不了了,抬起脸来,泪水涟涟的。


       “长腿哥哥,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啊?”


       程铮面不改色道,我吃了你的拿手菜。


 


 


       事后蔡明骏跟彭佳禾报喜,说自己终于追到程铮啦。彭佳禾只顾着玩手机,不理他,他绕到另一边,说自己跟程铮谈恋爱啦。彭佳禾分神看他一眼,说我玩游戏呢,没空理你。


       蔡明骏又凑到陆远跟前,说师傅我谈恋爱啦。陆远拿着菜刀就要剁他,好好给我削土豆去。


       蔡明骏很受伤,没有人为他的新恋情感到高兴。


       蔡明骏去找前台姐姐,说自己终于追到程律师啦。前台姐姐笑眯眯恭喜他,说就知道他会成功的。蔡明骏问为什么,前台姐姐说,程律师经常会在你送饭走的时候偷看你呀。蔡明骏羞红了脸。


 


       蔡明骏问程铮,你最喜欢吃我的做的什么菜呀,我的哪道菜抓住了你的胃啊。


       程铮手放在蔡明骏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在他耳边低声说。


       我吃过你做的哪一道菜,都不如你自己好吃。


       


    哎呀呀,不得了啦,小蔡被长腿哥哥吃掉啦!




===========The End==============





评论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