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家的独角兽

【繁星】找星星的小男孩 (谭小飞x小蔡)

一树:

自己开的脑洞,跪着也要写完。想想就知道没有粮,只好自给自足。




OOC预警,不过反正你们也打不到我




短小一发完结






1.


秋天的时候,谭小飞老爸的旧部突然良心发作,把他从监狱里捞了出来。


大抵想着老领导毕竟提拔过自己,如今树倒猢狲散,唯一的宝贝儿子还折在监狱里。有点于心不忍。


人嘛,亏心事做多了,总会想做点好事补偿。


江浩坤接了电话,吩咐部下哼哧哼哧开着车去河北监狱把大少爷接来上海。以他们家在上海的实力,照顾一个一无所有的前官二代不算难,何况上面人的意思,不过是让大少爷别饿死就成,主要就是不能出事儿,得看好了。


这倒不难,江总大笔一挥,“让他上陆远餐厅去吧。”


这下好,那小餐厅真成收容所了。


 


谭大少爷一辈子受够了别人上赶着对他好,对着自己没蹲满一年就出狱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感觉。去上海之前,还硬是让车转去了北京一遭儿,把进去前放小弟那儿的衣服都搬完了。里面最多的是香奈儿,囚服穿太久,再一次穿的人模狗样,真是无比舒坦。


 


2.


餐厅里,陆远原来最不待见的人是小蔡,谭小飞一来,就接下了这个光荣的名头。


且不说两人刚见面的时候对方那一身粗花呢外套、紧腿裤、黑高领毛衣骚天骚地骚宇宙的行头,单看现在店里面那些个犯花痴的女孩子,就够人头疼的了。


他们这儿是吃菜的地方,感情现在来的顾客都不想吃菜,想吃大堂经理。


与众人相反,小蔡对谭小飞映像倒是不差,一来他吸引了主厨大人大部分火力,二来自打他出现,餐厅人气就嗖嗖嗖直飙,每天都有更多可爱的女孩子可以看,每天也有更多的女孩子跟他说话。


你说我也挺受欢迎的,他想,为什么彭佳禾就是不理我呢?


谭小飞穿着大堂经理的制服,态度倨傲慵懒不客气的对服务员们呼来换去,还冷冷的瞟了一眼左边叽叽喳喳吵吵嚷嚷的女生们,有点搞不清是现在好,还是进去蹲着好。


 


可能还是现在好点。


江浩坤给了他一套两室一厅的老房子和十几万块钱,他用零头买了个外星人外加几件香奈儿新款,剩下的十万存卡里,正式进入了坐吃等死的模式。


第二天是周六,十一点上班的时候他遇见小蔡,穿着海魂衫的男孩子对他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早啊谭经理,吃早饭了么?”


谭小飞神经搭错了一下,回了句“早,还没。”


 


小蔡给他下了一份意大利面,两只手撑着下巴,满眼期冀的看着他。


“好吃么?”


谭小飞太久没吃过意大利面了,他现在一般吃泡面,偶尔下去楼下的弄堂里吃点混沌生煎。


所以马马虎虎回答还成的时候,他倒真没觉得自己唬人。


 


3.


谭小飞是个Bi。这在奢侈糜烂的官二代圈子里根本就不是个事儿,那个圈子,你他妈太正常了简直都不好意思出来混。


不过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比较直的Bi,毕竟他一直有女伴儿,偶尔玩小鸭子,并没有很丧心病狂。但是现在情况好像发生了点变化。


大概是在监狱里呆过的原因。他闷闷地想,虽然他一直有狱警看着不让出事儿,监狱里的破烂事儿也没少见着。


小蔡还在一边blablablabla的讲彭佳禾的事情,谭小飞把他给自己做的西班牙牛肉烩饭放在一个餐盘里搁膝盖上,一边吃一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听他瞎BB。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两个人偷懒,在餐厅后门旁的台阶上座着,路灯昏黄的光晕打在小蔡的头发上,给他镀上一层暖暖的金色,厨师制服的衬衫被他打开一颗扣子,让谭小飞斜眼可以顺着那个口子望进去。


其实什么也看不到,但他就是高兴看。


“哎哎哎,光顾着说都忘了问,今天这个怎么样啊”


“番茄酱放多了,酸。”谭小飞把叉子仍餐盘里。瘪了瘪嘴评价。


“什么呀?不喜欢吃明天不给你做了。”


“你不是要客观么?”


“切,你还有理了。”


小蔡轻轻推他一下,又笑出了两个小酒窝,谭小飞望着那两个小酒窝心里默默吐槽,正常的直男能用汽水音说“什么呀~”,这货是猴子派来逗逼的么?


 


那天晚上他梦见了自己的初恋女友,那个姑娘完全不知道他的家事身份,仅仅因为重度颜控就看上他,死缠烂打一番得手。后来他又和很多女孩子在一起,朋友介绍的女孩子,倒贴上来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人能像最开始那个缺根筋的姑娘一样,朝他笑的一脸坦然没心没肺,满心满眼的都是温暖。


醒了之后点只烟在阳台上发呆,他想起小蔡每天傻逼兮兮问他好不好吃的语气神态,一瞬间就有点恍惚,像是回到初中的光景。


 


4.


周三晚上后厨聚餐,几个厨师非要围着小蔡闹酒,陆远也不劝,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谭小飞被小蔡推拒的汽水音弄得浑身不舒服,大手一挥,说自己替他喝了。


他19岁开始就生活在酒池肉林的世界,喝酒的水平炉火纯青,后厨一半人都被他喝趴下之后,陆远拿了个酒瓶敲到他面前。


“行啊,小子,来一局。”


“来你妈”他张口就骂“孙子”


 


凌晨一点的时候小蔡打车把他扶回了家,脱下外套给他仍床上,出去不知道鼓捣些什么。


十几分钟后拿了一碗醒酒汤回来。


“好啦起来起来”小蔡推推搡搡的把他架起来,见他神智飘忽基本不能自理,只好喂他喝完大半碗,又擦了流到被子衣服上的汤水,才掖好被角叨叨叨叨的走了。


“喝那么多干嘛啊?”他说。


这他妈什么玩意儿。谭小飞半死不活的腹诽。


又酸又甜又辣,一股子醋味儿。


要是在以前,他想。


谁他妈给他喝这个。


 


谁他妈管他喝多了。


 


谁他妈给他掖被角。


 


5.


谭小飞的嘴巴小,笑起来会露牙龈。


不过他一直走的面瘫路线,是高冷酷炫英明神武的style。没什么人关注到这点。


所以他笑起来的样子把小蔡吓了一跳,之后就疯狂的捶着他的肩嘲笑他,叫他不要笑了。


“脸都崩坏了,天哪!多好看的一张脸啊。”


我特么怎么没发现他是个颜控呢?谭小飞心想。


可能彭佳禾太丑了吧。


 


他开始在下班之后和小蔡轧马路聊天,听他抱怨课业,抱怨学徒生涯,抱怨陆远,抱怨追彭佳禾多特么不顺利,听他讲他成为大厨的大计。然后他们在学校门口分别,他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校园稀少昏暗的灯光里。


周末的时候会请他来家里打游戏,顺便尝尝他那些稀奇古怪的创新菜式。他想,陆远知道小蔡做出这些东西,大概会把他剁了做头盘。但他无所谓,他还买了个X-BOX方便两个人玩一些无聊低智的家庭游戏。消磨大好光阴。


第三个月的时候他们捡到了一条小小的流浪狗,是一只棕色的泰迪。小蔡管它叫肉肉。


“因为你喜欢吃肉啊”他解释。


“你喜欢吃青菜?”


“哎呦烦不烦啊。”小蔡推他一把,谭小飞低下头,又憋不住笑了。


为方便照顾肉肉,谭小飞给了小蔡家里的钥匙。


这就直接导致了某个周六早上他睡到11点起来,发现家里给收拾的一沉不染,小蔡穿着围裙在厨房里弄龙虾。


“锵锵锵!今天吃龙虾!”


卧槽,谭小飞盯着那个兔子头的围裙,心想这他妈真是直男做的事儿,南方的直男都太他妈厉害了,也是服。


 


6.


小蔡被彭佳禾又一次拒绝之后,实在有些玻璃心,就去酒吧喝酒了。本来想叫谭小飞,无奈电话打不通。等他喝的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才挣扎着给谭小飞拨电话报了地址。


谭小飞去接他的时候,正看见一个穿了皮衣人面兽心的孙子搂着小蔡的腰一边摸一边劝他继续喝。


他抓了个啤酒瓶,直愣愣就朝搂着人的那条手砸下去了。小蔡和酒保一脸大写的懵逼,被砸的孙子嗷嗷乱叫。谭小飞一把把人扛肩上,长腿一迈,拍拍屁股走人了。


无辜的围观群众被他强大的气场和逆天的颜值震惊,又被强大的CP感闪瞎了眼。毕竟这里不是GAY吧,这么劲爆而喜闻乐见的事情,酒保自己也没见过。


可惜事主的重心完全不在这百无一用的虚名之上。


谭小飞刚把人扔沙发上,就被抱住了手。


“一路上晃的我头晕死了。”软绵绵的汽水音说。“怎么这么狠呐,是不是你也讨厌我,为什么一个两个都不喜欢我呢,我觉着自己挺好的呀?”


谭小飞浑身一僵,就在他身边坐下了。


“谁不喜欢你?”


“彭佳禾不喜欢我,陆远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


卧槽,这他妈喝醉了放的全是大招。


但他谭小飞是三环十二少,他什么大招没接过啊。


“那两个丑逼不喜欢你也值得纠结,你有病吧你。赶快睡觉,我喜欢你。”他扯了条平时搁沙发上的毯子,往小蔡身上罩。


“你再说一遍。”烦人精摇晃着他的胳膊,声音腻的都要把人牙腻倒了。


“什么?”


“说你喜欢我。”


心漏跳一拍。


谭小飞转过头对上他喝的懵懵懂懂的眼睛,回答“嗯,我喜欢你怎么着了。”


“你真好。”


他甜甜一笑,露出两个小小酒窝。


 


谭小飞体内的洪荒之力陡然失控,大火撩原,就地人一扛,就上卧室里去了。


爸爸小时候教过他,不打无准备的仗。


你看看这卧室里又有KY又有套,办起事情来多方便。


 


7.


小蔡闹了几天别扭,没跟谭小飞说一句话。


后来谭小飞趁下班他想提早开溜把人堵弄堂里了。


被堵的人低着头,红着眼眶“那件事情也有我自己的不对,是我不应该喝太多。要么咱们就翻片儿过去吧,否则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谭小飞冷笑一声“翻片儿?你他妈当老子是鸭子啊,说睡就睡,说翻篇儿就翻篇儿,你挺能耐啊小子。”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我不是那什么。”小蔡同学摆摆手,耳朵泛起一圈红色。


“那什么?”


“我不是GAY”小蔡有点恼火,提高声调。


“和着是我强奸你了啊,要报警么?”谭小飞黑了脸,又变成刚开始认识的那副样子。


“不是这个意思,跟你说不清楚。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三天时间。”谭小飞伸手抬了小蔡的下巴。“三天之内你自己跟彭佳禾说,超过三天我来跟彭佳禾说。”他的眼里有冰霜风雪,是北京城的寒冬和灰霾。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呢?”


“不讲理?”谭小飞笑了“这也就是现在,换在以前,我他妈早把你关笼子里锁着了,谁也不让见,就我一人。”


小蔡愣了愣,想到什么一样红了脸,惊惶的看他一眼,一溜烟儿的跑了。


 


做了一天心理斗争,第二天心一横,小蔡就又找人表白去了。


“你这回可一定要答应我,就当帮我个忙,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答应了我吧不然我该死了……”彭佳禾被他无头无脑的表白搞得一片混乱,叨叨的受不住,当时就毛了。


“神经病啊你!我警告你啊,再这么骚扰我我可让陆远来揍你了啊,到时候你要是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都不怪我。”


说罢转身,竟然一把被拉住了手。


“嘿,反了你。”彭佳禾抬手就打,往日里怂了吧唧的小厨师一只手架着她的巴掌,一只手仍旧抓的紧紧的。


“松手!”


“你答应我吧。”


“松手!!”


“哎呦你就答应我吧!”


”不是你有病吧!欠削啊!!”


“我是有病,你就答应吧啊,求求您了。”


“嘿!”


谭小飞靠着餐厅门口望了半晌,心里冒着点火,迈开腿朝着马路对面拉拉扯扯的两个人走过去。


彭佳禾眼睁睁的看着禁欲系的制服大堂经理迈着两米的大长腿朝她走过来,大约是看不下去,特意来解救她于水火之中。


心里还有点小小的激动。


接着她就看见对方一把抓了小蔡的手腕麻溜儿扯走,另一只手抬手拦了个的士,给人二话不说塞车里,扬长而去。


举手投足间的男友力简直不忍直视。


“what---the---fuck---!!!!!!”


天下好颜多基佬。


 


8.


小蔡被拉拉扯扯的弄进屋,抵在门板上,眼见谭小飞就要扑下来,忙用手抵住他,花季少女遇到猥琐大叔的模样。


“不是说有三天时间么?”


“你刚不是说了?”


“我没…没…你要我说什么啊,哎你…哎呦喂~~”


谭小飞往他脖子上猛地吹了口气,一下子放走了他浑身力气,就这么软软倒在了人怀里。


我他妈要你直,谭小飞啃上去的时候腹诽,直你麻痹。


 


小蔡的皮肤白的发光,身子又软,被谭小飞舔吻啃咬折腾几个回合下来,化成一滩水,泪眼汪汪的喘着气,整个人湿淋淋的,像是掉在蜜罐子里捞上来一样。


这样已经很不得了了。


谭小飞扒着他的衬衫,扯着他腰间的围裙,才发现两个人都还穿着上班的制服。


还他妈是制服play。


得了,看来明天的班也不用上了。


 


小蔡同学委屈的哭了一回,后来哼哼唧唧的得了甜头,再后来又被操哭了一回。他叫的太好听,哭的也太好听,谭小飞抱着他滚来滚去,心想着他要是一直这么个哭法,那还真是没完没了。你说他怎么能这么会撩人呢?


后来总算是消停下来。浑身粉色的小家伙窝在他怀里睡觉,像一只温和的小白兔子。


白皮肤、红眼眶。


 


 


 


9.


两个人都两天没上班。


谭小飞陆远是开不了,小蔡么,他其实真舍不得开。


 


过了个把星期,陆远看出问题,拿了根铁棍下班后把谭小飞揍了一顿。


“小崽子不学好,我警告你,你别当这里北京城,也别以为还有人贡菩萨一样贡着你,叫你糟蹋别人家孩子,畜生,叫你糟蹋别人家孩子。”


他一边骂一边打,谭小飞抱着头,觉得真他妈打的太疼了。


他还有点想哭。


他想到了六爷


 


“欸,欸主厨,主厨您别打了,别打他了,住手,快住手啊。”


小白兔的声音由远及近,抱住了陆远拿铁棍的胳膊不松手。


“边儿去。”陆远一把挣脱了他,蹬脚就给人踹开了。


谭小飞挣扎了一下,没起来。


“嘿你还心疼了不成。”陆远作势又要打。


“您别打了,求求您了。”小白兔抱住陆远的腿,开始呜呜呜的哭。


谭小飞皱了皱眉头。


他现在特别介意别人看到小白兔哭的模样了。


“小蔡啊,你想好了。你跟他可不一样,你知道他什么身份么?你还年轻,别叫人家把你给害了。”陆远卸去了平日凶巴巴的样子,倒真像是一个记挂着晚辈的好哥哥。


“不是,您别管我们了,他没逼我,您别管了。求求您了,要么我不在这做学徒了,我回去好了。”


”不是怎么了小蔡,你不是喜欢佳禾么?怎么又跟他好上了。”


”您别管了,别管了。“小蔡同学拿白白嫩嫩的小手抹着泪水,在路灯的映照下,特别婉转,特别动人。


陆远叹了口气。


“行,我不管了。你好自为之。”


临走前转头问“你知道他什么身份么?”


小白兔摇摇头”我不在乎。”


 


小白兔扶谭小飞起来。


“疼不疼啊?”


“不疼。”谭小飞咧着嘴嘶一声,抬手揉揉他脑袋“不哭了啊。”又问”这么喜欢我啊?”


”谁喜欢你啊?”小蔡别过脸“有病。”


谭小飞又笑得露出了牙龈。


“欸你别笑,丑死了。”小白兔拿手去档他的嘴巴,露出了小酒窝。


 


 


谭小飞十二岁和妈妈分开,和爸爸的关系一直不好,只谈过一次无疾而终的初恋,没什么能交心的朋友。他高中那会儿就觉得,北京的夜真黑真冷啊,那么黑漆漆的一片,泛着红,一颗星星也见不着。


后来他遇到许多的事许多的人,遇到一个划了他车的傻逼,和他更傻逼的老爹。


再后来他去了上海,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星星。




————————————————————————


END






求主厨父女心理阴影面积





评论

热度(45)

  1. Missing-Lei一树 转载了此文字
  2. 傲慢与偏见_一树 转载了此文字
  3. 哇哦一树 转载了此文字
  4. 繁星家的独角兽一树 转载了此文字
  5. 心里有鱼一树 转载了此文字
    很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