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家的独角兽

【繁星】最佳男友(短/完)

行行里:

*千粉点梗


*程铮×严小赖,棒球队队长×队员


 


 


01


 


       程铮第一次见到周子翼口中说的那个“目中无人的新队员”是在训练场上,教练带着一个个子中等,在球队里算得上就点矮的男生。小男生带着棒球帽,帽檐遮住了大半的脸,从程铮的角度来看,只能看见干净的下颌线和脸颊边的酒窝。教练让小男生跟大家打个招呼,小男生腼腆内向,鞠了个躬,队员们都笑了。小男生更手足无措,小声说,我叫严小赖,是刚转来的高一学生,位置是击球手,投球跑垒都还可以。


       周子翼嗤笑一声,在程铮耳边说悄悄话,这是教练从别的高中挖了的好苗子,以后是不是咱们都得去当野捕手了,听说这小子全能啊。


       程铮睨他了一眼,周子翼你自己本来就是冷板凳的水平,别拉我下水。周子翼不服气,手在程铮背后使坏,食指和中指并拢,去戳程铮臀部最脆弱的位置。程铮憋不住,“嗷”了一声跳出队伍。教练问程铮怎么了,程铮尴尬的右手搭上左手,说自己太高兴了,边鼓掌边带动其他队员,我们来欢迎小学弟。


       稀稀拉拉的掌声里,程铮看到小学弟的脸通红,连耳廓都红得滴血。


 


02


 


       程铮带严小赖去挑背号,新的队服多得是,不过严小赖比大部分队员瘦小一些,需要再订做几套小号的。


       程铮问严小赖喜欢什么号码,带着棒球帽的头更低了,半天才说了句,10号可以吗。程铮面色如常,心里却嘲笑这个小个子不自量力。10号是上两届的一个学长的背号,那个学长在整个高中的棒球生涯中都是传奇般的人物,等到学长毕业了,理应由下一届队长来接替学长的背号,可无人能胜任就将这个号码空了下来。程铮作为现任的队长,都不曾接下这个号码,倒是这个新来的小子,一上来就挑了去。


       “为什么选10号?”


       也许是程铮的语气有些怪异,严小赖抬起头来看程铮,隔着帽子挠了挠后脑勺。严小赖长得过于白净,看起来不像是经常户外运动,眼睛微微下垂,没精打采的样子。程铮心里给这个新队员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如周子翼所说的,是教练从别的队里挖来的好苗子。


       程铮又重复了一遍,“为什么?”


       “就…就挺喜欢10号的。”


       严小赖笑了一下,露出两个酒窝,右边的那一个更深一些。程铮面无表情在本子上记下:严小赖,10号。


 


03


 


       新的队服终于做好。在严小赖入队训练一个星期之后,他穿着那身印着背号10的棒球服出现训练场上。周子翼用手肘顶了一下程铮的腰侧,问程铮是你给他选的吗。程铮在做准备运动,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严小赖,和他那身衣服。程铮摇头,不是,他自己选的。哇塞,周子翼夸张的笑了,这小子怎么这么狂妄,还把不把我们二年级三年级的放在眼里了。程铮看着严小赖拎着自己的球棒,茫然的看着四周,即使入队一个星期了,他作为新队员,还都被大家排斥在外。


       程铮拧了下眉头,“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你不会说啊,啧啧啧,这回三年级的更要整他了。”


       “三年级的整他?”


       周子翼跳到椅子上,半蹲着系鞋带。


       “你不知道啊,他来几天就给三年级的当了几天球童,连垒都没上过,可怜死了。”


       程铮看着严小赖在三年级队员的召唤下,一步步慢吞吞的走过去,看起来像是不甘愿,可也只是抿紧了嘴巴,没说什么。三年级扔了个手套给严小赖,让他去外野,严小赖可怜兮兮放好自己的球棒,乖乖的走过去。三年级一个又高又壮的学长还不满意,叫嚷着让他换个地方,要是被他击出的球打个脑袋开花就不好。这话一出来,其他几个队员跟着哄笑,严小赖低着头,脸是红了,却看不清表情。


 


04


 


       棒球队的助教替他们做技术分析,助教把程铮留下来,指出程铮的体能还是一大问题。作为一位优秀的投手,投球所消耗的巨大体力往往难以支撑到攻守交换,程铮作为最后一棒的击球手,常有失误的时候,上一次比赛程铮就四下三上,弄得很难堪。程铮认真听取助教的建议,打算每周加练体能,在球队训练结束后,还留下单独练习。


       周五,走读生都回家了。程铮换运动服,到操场上热身准备跑圈儿。他看到跑到上有个穿10号棒球服的身影,和平常一样,总是带着棒球帽,在默默的跑步。也许是太专注了,连经过程铮身边都没反应过来。程铮叫住他,严小赖停下来回过头看程铮,愣了半天,才叫了一声队长。


       “你怎么还不回家?”


       “我…我…练习结束就回家。”


       “你紧张什么,”程铮意识到自己有些严肃,语气放轻了些,“你天天都这样练吗?”


       “嗯,感觉自己跟学长们的差距还是很大,还有……我不想配不上这个号码。”


       原来他知道了,程铮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卑鄙,当初并没有跟严小赖提过他身上号码的由来,害得严小赖白白被挤兑了那么久。他大发善心,问严小赖要不要跟他一起跑圈。严小赖有些不大好意思,他打量了一下程铮,很认真的说,队长的腿比我长,体力也比我好,我怕跟不上。


       程铮笑了笑,表示出身为队长的体贴,“没关系,我可以陪你。”


 


       五圈之后,程铮看着落下自己半圈的严小赖的背影,后脑勺一撮头发从帽子里跑出来,恨不得咬碎牙齿。这小子吃什么长的,这么能跑。


 


05


 


       第一次月考结束后,严小赖被班主任停掉了棒球队的训练。他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罚站,当着其他老师的面,被训的无地自容。班主任知道严小赖是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来的,可是没想到他的成绩这么差,她还当即给年级组长打报告,说要把严小赖调到别的班去。班主任跟别的任课老师抱怨,严小赖一来,他们班的各科平均分都下降了,真的是愁死人了。


       高一年级和高二年纪的老师公用一个大的办公室,程铮来找他的班主任批假条,因为棒球队这周要去临市封闭训练四天三夜。程铮第一次见到严小赖不带棒球帽的样子,头发不算长,有碎碎的刘海搭在额前,眉毛是小孩子一般淡淡的。程铮偷偷看一眼,又装作不知道为什么问自己的老师,这个学弟怎么了,是他队上的呢。


       “你们教练也真是的,上哪里找这么个活宝来,体育再好还能当饭吃啊。喏,这次数学只考了15分,你闭着眼睛都能考的比他好吧。”


       班主任给程铮的假条上签字,还不忘夸程铮这次考试考得不错。程铮偷瞄一眼严小赖,发现这个小学弟似乎,很爱脸红。


 


       教练带着程铮去给严小赖的班主任求情。教练保证,严小赖下次的段考一定会达到班级中游水平,教练推了推严小赖,让他自己也跟班主任保证。严小赖红着脸,声音也小小的,说老师,我下次一定考到班级中等水平。


       程铮知道严小赖在撒谎,因为严小赖的耳朵红了个通透,他不忍心看严小赖被教练和班主任逼迫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去。以至于在教练说出“程铮一定会帮助严小赖”这样的话时也没反应过来,含糊着就答应下来了。


 


06


 


       严小赖在程铮手边打瞌睡,头顶的头发还撩到程铮的手臂上,让人觉得痒痒的。程铮冷着脸推醒严小赖,把一张几乎是全红的卷子放在他面前,严小赖揉了揉眼睛,叫了声队长就不敢再多说些什么。程铮觉得老师的话是对的,别说是闭着眼睛,就是闭着眼睛用脚写他都能比严小赖考得好。


       “你没有背公式吗?”


       “背了吧……”


       严小赖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程铮认真看了他一眼,就心虚的低下头了。


       “背了这里还有这里为什么会错?”


       严小赖因为所以个半天,没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他收到程铮白眼一枚外加脑瓜蹦儿一个,程铮苦口婆心劝他,好好背认真复习,要对得起教练夸下的海口。程铮调转方向,手指指着自己,也要对得起我,你的队长,每天不辞辛苦的帮你补习。


       严小赖左边脸颊上被衣袖印出两道印子,双眼无神的盯着程铮,程铮作势要打他的脑袋,严小赖双手护住头缩了缩脖子,说队长我错了。程铮的手在严小赖的头顶虚晃了一下,让严小赖好好订正错误,有任何不懂的再问。


       严小赖握笔的姿势很像小孩子,大拇指和中指都十分用力,食指轻轻搭在笔杆上。他认真的侧脸让程铮出了神,这个小学弟做什么都是很认真的,训练也认真,每天都是最晚走的,即使跟不上学习的进度,也是用心在追赶别人。程铮摸了摸严小赖的后脑勺,严小赖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笨蛋,看什么,快写。”


 


07


 


       周子翼嘲笑程铮,现在成为小学弟的老妈子了,陪训练帮着补习,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程铮扣住周子翼的下巴,让他闭嘴。周子翼偏不,贱兮兮的笑问程铮,是不是小学弟不会打/飞/机,他都要助一臂之力啊。程铮用手套盖住周子翼那张脸,够了啊,不许乱开玩笑。


 


       这天是他们和另一所学校的练习赛,因为是练习赛所以共用一个更衣室。作为主场球队,程铮第一局就投出三个好球,攻守互换。严小赖是第一击球手,上来打出一个全垒打,待到他跑上本垒,得3分拉开比分差距。程铮对严小赖竖起大拇指,两个小酒窝毫不吝啬的跑了出来。而后三年级的击球手达成一次安打,后面就更顺利了。


       直到第二次攻守交替,程铮再次掌握主动局面。第七局结束,对方教练叫暂停。教练点着程铮的脑袋,说你啊,练习赛搞得这么难看干什么。程铮点点头,说知道了。比赛再开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程铮在放水。连投四个坏球,保送对方二击球手上一垒,程铮为了表演到位,还做出懊恼的表情。严小赖在场边偷偷笑,觉得队长真的不是一个善于掩饰的人,真的太假了。


 


       比赛结束后,回到更衣室,对方球队的队长没少给程铮脸色看。程铮友善的笑着,伸出一只手,却被对方拍掉。程铮耸了耸肩,既然不接受自己的好意,他也无所谓,本来也无需同情手下败将。


 


08


 


       程铮在学校门口等了一会儿,说好今天比赛结束后一起去帮严小赖挑几本习题集,严小赖的基础太差了,只能多做题来训练他的解题思路。程铮左等右等不见他人出来,却看到跟严小赖一起打扫卫生的一年级队员。他问人严小赖呢,一年级队员浑身汗淋淋的赶着回家,说严小赖自己受不了浑身汗臭,打算洗个澡再走,现在应该在更衣室呢。


       程铮挥了挥手让人走了,又呆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洗澡的时候,听到对方球队几个队员在说着写男生爱聊的荤话,时不时提到了一个的小酒窝。声音粗哑的是对方捕手,干笑了两声,说别人都不知道,他的位置是绝佳,那个白白的击球手,不但腰细,屁股还翘,腿笔直的,比拉拉队的白骨精带劲儿多了。还有声音附和着,说要不干脆把人堵了摸一把,看看是不是像人说的那样。


       程铮脑子开始乱起来,他丢下机车疯狂的跑回去,穿过校园长长的林荫道,离体育馆越近,他的心就越慌。路上碰到周子翼和队里三年级的学长,见程铮发了疯似的跑回体育馆,也跟在后面去看了看。


       程铮一脚踹开更衣室的门,发现对方四个球员围在一起,中间是眼眶红着,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严小赖。程铮看到严小赖T恤衫的领口都被人扯开,露出白花花的一截锁骨,他压抑胸口的怒气,对严小赖招手。


       “过来。”


 


09


 


       严小赖拖着步子一点点往程铮那边走,程铮等不及长手一伸就把人拉过来半揽在怀里,他低头一看,严小赖半个肩膀露在外面,连裤子都要被人扯破了。程铮气得要命,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下里披在严小赖身上,外套长一些,刚好遮住屁股。严小赖应该是怕极了,他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他伏在程铮肩膀上瑟瑟发抖,为了让严小赖安定下来,他收紧环住严小赖的手臂,把人抱在怀里。


       对方捕手面色不善,“妈的,有主还装什么装。”


       “你他妈再说一遍。”


       “哼,不就摸两下,少他块肉了?”


       程铮一脚正中对方胸口,“我操你妈!”


 


       周子翼从程铮怀中接过严小赖,严小赖在哭,哭得眼睛也红鼻子也红。周子翼拿哄女生那套来哄严小赖,结果严小赖哭得更凶了,还一个劲儿的往后躲。


       三年级的队员也帮着程铮动了手,霹雳哐啷乱响一通,惊动了体育馆里别的学生。有人叫来了体育组的老师,两个年轻的体育老师才把程铮从对方身上拉扯下来,对方捕手的眼眶乌青,眼角都流了血。


       老师训斥程铮,想要干什么把人打成这样。程铮置若罔闻,他不理别人,吐了口吐沫里头都带着血腥,又擦了擦嘴角,走到严小赖身边。


       他微微低头,声音很轻在问:“自己能走吗?”


       严小赖一张脸哭得通红,抽噎着都喘不过气来。程铮让周子翼把外套脱下来,周子翼护住胸口,问他干嘛。


       “让你脱你就脱,哪儿那么多废话。”


       “那记得还我,刚买的呢。”


       周子翼把外套递给程铮,程铮把袖子展开,将衣服系在严小赖的腰间。然后他弯下腰,手臂放在严小赖的腿弯处,把人打横抱了起来。严小赖眼泪留得更凶了,拽着程铮的领子叫“队长”,声音委屈极了,听得程铮好似一颗心脏都被人捏紧。


 


10


 


       斗殴事件因为对方理亏,程铮并没有被过多追究,教练只是批评程铮太意气用事。可教练看着少年骄傲扬起的脸,也实在说不出指责的话,毕竟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队员。那件事情之后,严小赖和三年级队员的关系也变得好起来。一方面是因为严小赖的实力确实够,另一方面又是因为无论如何严小赖是他们的小学弟,他们也不允许外人来欺负严小赖。严小赖又愿意主动说说话,软糯糯的声音叫着学长,也让人挺受用的。


       周子翼看着严小赖打趣程铮,“我以为你喜欢那个样子的,没想到你竟然喜欢这个样子的。”


       “哪个样子?”


       程铮在冰敷自己的右肩,目光却还追随着在场上做击打练习的严小赖。严小赖打出一个界外球,懊恼的吐了吐舌头,发现程铮在看自己,又跟程铮挥了挥手。程铮笑了一下,也跟严小赖打了招呼。


       周子翼摆出奇怪的S型,还撩了一把不存在的长发,他用脚尖去勾程铮的小腿。他捏紧嗓子装女声说:“你不喜欢人家这样的吗?”


       程铮一眼也没看他,“滚。”


       “嘁,对我就这么冷漠。啧,真该把你抱着严小赖的样子给你拍下来,我是搞不懂啊,你怎么喜欢他那样的?”


       “很明显吗?”


       “明显,当然明显。你看到严小赖就收不住笑,亮出你那大板牙晃人眼睛,难道你要说你用了蓝天六必治,牙口好胃口就好,见到什么都想吃啊。”


 


       严小赖的帽子滑了下来,他用手去扶却还是滑下来,索性摘了不戴了。程铮看着严小赖圆圆的后脑勺,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头发。


       “他挺可爱的。”


 


11


 


       周末,程铮带严小赖去书店挑教辅书。最近一次的随堂小测,严小赖的语文和英语已经提高了不少,就是数学还是让人看不太下去。拿着30分的卷子,程铮嘴角抽搐,却还是安慰严小赖,起码翻倍了嘛,再努力努力。


       热门教辅售罄的很快,严小赖需要的那一本在货架上已经找不到了。程铮跟店员确认过还有最后一本,就拉着严小赖在书架之间穿梭着寻找。程铮猛地停下来,严小赖一下撞在程铮的后肩,他揉了揉鼻尖,问队长怎么了。


       孟雪站在程铮面前,好奇的探过半个身子来看严小赖,她看了看程铮,又再从头到脚看了遍严小赖。她语气不善的问:“这就是周子翼说的那个?”


       程铮牵着严小赖的手,把人往自己的身后带,让其他人穿过这个狭窄的过道。他回答孟雪,这就是。严小赖好奇的伸出脑袋,问是什么呀。程铮语气中带了些宠溺,说你是笨蛋。严小赖脸红了,怎么能在漂亮的学姐面前这样说他呢。孟雪看到两个人腻乎的样子,一跺脚转身走了。严小赖还问学姐怎么走了,程铮淡然回答,她还有急事。


 


       严小赖终于在繁复的书架中找到他需要的那一本教辅,可是放在书架的最顶层,以他176的身高来说,踮起脚都有些勉强。他试图跳起来去够着,结果膝盖撞到书架的底层,吃痛的叫了一声。


       “要我帮你拿吗?”


       “不用,”严小赖气鼓鼓的看了一眼程铮,“我自己可以。”


       说完他又垫着脚伸出手去够,他感觉到自己的发旋上有湿热的气息,随即程铮的大手替他拿到那本书,摊在他面前。严小赖诧异的回过去看了程铮一眼,程铮面色坦然,严小赖抱着书突然红了脸,他觉得刚才程铮是不是亲了他。可是他抬眼看程铮面色如常,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12


 


       这一天,程铮和严小赖像往常一样,在学校上完一对一的补习课。程铮发现自己的摩托车被人放了气,不得不推着穿过学校后面的巷子去修车。严小赖跟在程铮身后,跟程铮讲这一天在上课时候都发生了什么事,还聊起了同学的八卦。


       两个人走到巷子中央,就被人从两头堵住了。严小赖看到几人都是那天将他围堵在更衣室的人,害怕的缩了缩,他拉着程铮的袖子,小声的说,我们走吧。程铮捏了捏他的手,示意他别怕。


       带头的还是那个捕手,一个月过去,他被程铮打断的眉骨还抱着纱布,看起来像个丧家犬般颓废。因为挑衅生事,被学校的棒球队开除了,对于他这种靠体育特长生保送进大学的,无疑是巨大的打击。他回过劲儿来,想着要找程铮报仇,既然他没办法打棒球了,他也要让这个被称为“最佳投手”的程铮,也打不了。


       程铮看着对面三个,身后两个,手里都拿着东西。他向严小赖借他的球棒,严小赖递给他,他看到球棒底部贴了个皮卡丘的贴纸,忍不住笑了出来。


       “臭小子,你他妈还笑得出来?一会儿让你哭着叫爷爷。”


       “怎么会,你不如小心自己的另一只眼睛吧。”


       程铮把自己的棒球帽扣在严小赖的头上,还卡得很低,严小赖不得不仰起头来看程铮。程铮又把他的头按下去,说别看,然后就把人推到墙角。


 


13


 


       对方捕手断了两根肋骨,轻微脑震荡,而程铮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锁骨骨折外、小臂骨折加肩膀骨膜破损。反正真如对方所言,短期内是打不了球了。


       严小赖守在程铮床前,等着程铮醒过来。其间程铮忙碌的父母派来了秘书慰问,以及程铮家的保姆还送来了热汤。教练和警察一起来的,跟严小赖简单的了解了情况,跟对方所说的大致相同,是对方先动的手。教练很严肃的训斥了严小赖,这下程铮将错过整个秋季赛,恢复的过程也是很漫长的,而且因为这次造成的不好影响,学校决定撤掉他棒球队队长的职位。严小赖低下头,跟教练鞠躬道歉,说都是自己不好。教练叹了口气,没说什么,只让严小赖好好照顾程铮,他就先走了。


 


       程铮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严小赖趴在自己的床边,可能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他用手指头点点严小赖的头,严小赖醒了过来,看到程铮醒了,严小赖下意识就要出去找医生。程铮拉住慌里慌张的严小赖,说有话要对他说。严小赖端正的坐好,他以为程铮要怪他,都怪他才害得程铮受伤。


       “我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队长,也不是一个称职的投手,”程铮摆动了一下他被吊起来胳膊,“不过,我至少在一件事情上是称职的。”


       严小赖傻傻地问:“什么事情啊,队长?”


       “还叫我队长啊。”


       程铮用另一只手去捏严小赖的脸蛋,和他想象的一样滑一样软。严小赖以为程铮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棒球队队长了,他失落的垂下眼睛,眼眶又红了。他自责,都怪自己,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净给程铮拖后腿了。程铮看严小赖眼圈又红了,叹了口气,把人给半抱在怀里,隔着一条残废的胳膊不能搂得更紧真是遗憾。


       “笨蛋,我对你,至少是个称职的男友吧。”


       “啊,”严小赖难得反应得快,“不是称职,你是最佳。”


       “那,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卧槽,程铮说情话可比他球打得好多了吧!”


       周子翼扒着门缝听,忍不住赞叹。他被三年级的学长捂住嘴,学长低声呵他,都怪他的大嗓门,害得他没听见打啵儿的声音。




=============FIn==============






本来点梗是想写宿敌棒球队的主力队员,可是那样篇幅要长,而我在花了三个多小时看完一场美职棒之后就放弃了了解棒球这项运动了。文中涉及棒球的很多知识都不严谨,大家看看就好,不必当真。


终于解锁了新的CP,开心开心。

评论

热度(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