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家的独角兽

辟邪

可爱

念念:

【红字高亮】最前面是我吊着半口气胡诌的啊看文的亲故千万不要当真……
大家新年快乐啊过两天应该还有一篇~



“月中有宫称广寒,宫中有一兔名为玉兔。其为异数,身为走兽,虽不能寿命齐天,却能与凡人平齐。”——《异闻录》


壹   
莫邪虽说是个江流儿,但是他那有心无力的娘在把他放进木盆之前,确实是给他起了名字的。寺里面的老住持说,他叫吴亦凡。吴亦凡不明白出家人为何不能叫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名字,非得把名字全改成两个字的,没个名没个姓,当真是不好记。    
吴亦凡十六岁那年,寺里面的老住持走了,弥留之际,他把吴亦凡叫到床前,声音很模糊:“莫邪呐,咱们寺后面那片林子,就交给你了……”老住持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可是终究没来得及说出口。吴亦凡定定地看着这个胜似父亲的老和尚,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许久没有说话。一阵风吹过,苍翠的树林轻轻晃动着,发出悦耳的沙沙声。银缎般的月光洒下来,打湿了谁的衣裳,又惊扰了谁的梦。    
三个月过去了,吴亦凡丝毫没有参透当初老住持为何执意要将后山的那一片树林交给他,直到他的小师弟捉到了一只大兔子。    
“师兄,咱们炖炖吃了吧!”小和尚两眼放光,紧紧地盯着吴亦凡手里那只过于庞大的兔子。    
“出家人要以慈悲为怀,要戒荤腥,师兄平日里都是如何教你的!”吴亦凡横了横眉毛,只觉得这兔子长这么大大概是要成精了,不如先养起来。    
哪知这日夜里,这兔子的家人找上门来了。    
“你放了我爷爷!”白衣少年指着吴亦凡的鼻子就骂,“他奶奶的!抓我爷爷干什么!”    
吴亦凡只觉得自己被骂了还能觉得有趣也算是一种涵养,“这位小施主,你这句话我怎么这么耳熟?”


贰    
吴亦凡从没想过能碰到一只兔子精,哦不对,是一窝兔子精。其实说是一窝还有些勉强,毕竟那不大的树洞子里,只有那白衣少年和他爷爷。那日来问吴亦凡要爷爷的,正是一只刚刚能化作人形的兔儿精。那奇大无比的兔子被从笼子里拎出来的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老头,这老头倒也是身形轻巧,丝毫不丢他兔子精的脸面,冲上去揪着那白衣少年的耳朵就骂:“你个小兔崽子,你还能耐了跑出来救我,你以为你爷爷我回不去吗?到时候被炖了都不知道咋死的!”    
吴亦凡就愣愣地看着这小老头嘴里不重样地数落他孙子,旁边的小师弟看呆了,嘴里幽幽地飘出来一句“我擦,这么厉害。”吴亦凡回过神照着小师弟那圆圆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静心,出家人不打诳语。”小师弟两眼包着泪,只觉得自己生不逢时。    
一日吴亦凡刚念完经,就看见了面前趴着的那只兔儿精,唔,似乎是小的那只。    
“你是……孙子?”那兔子睁开眼睛,张嘴就骂,“去你奶奶的孙子,我有名字,我叫张艺兴!”    
“哦……艺兴呐……”吴亦凡觉得自己三番五次被骂还能这样心情愉快,委实是不容易。“我叫吴亦凡。”    
“诶话说你们为何要在佛寺后山修炼啊,不危险吗?”    
“……”    
“危险个屁这儿又不是道观!”


叁    
一回生二回熟,在被骂了几次之后,吴亦凡也算是和这个脾气不怎么好却意外率真的少年交上了朋友。    
“妖怪都脾气不好吗?”    
“……”    
“诶诶诶疼啊别咬我手!”    
小师弟:“……”    
“你能不能让我抱抱啊小小的一团真可爱~”    
“……”    
“祖宗我错了别啃我的木鱼!”    
小师弟:“……”    
“那你不让我抱能不能让我摸摸你的尾巴啊?”    
“……”    
“诶诶诶别撕啊那是师傅留下来的佛经!”    
小师弟:“……”    
小师弟想收拾包袱走人了,自家的师兄真的没眼看。


肆    
白天一天天变短,又一点点变长,又是一年的春节了。每到这个时候,寺里的人都会慢慢减少,除了常规的念经冥想以外,吴亦凡基本上是无所事事,整日与兔儿精厮混在一起。当然,这是小师弟的原话。    
那日,小师弟被吴亦凡打发着去购置年货了,寺中就只剩下了吴亦凡和张艺兴。吴亦凡看着眼前这个有点蔫儿的人,觉得不太对劲。    
“你怎么了?”    
张艺兴抬头看了看这个神烦的小和尚,眼皮又耷拉了下去。“没啥,不想过年。”    
“不想过年?”吴亦凡打赌这是他出生以来见的第一个不喜欢过年的人,呃……妖。“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讨厌过年。”张艺兴把下巴搁在胳膊上,头一点一点的,确实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过了许久,张艺兴才直起身子,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神色间很是黯淡。“过完年我就要回去了。”    
“回去?回哪儿?”    
“广寒宫啊。”    
“噗……”吴亦凡显然是被吓了一大跳。“什什什么东西?!”    
“你没听错,”张艺兴神色恹恹的,“我是玉兔……当初偷吃了桃子被贬下了凡,现在功过相抵我就可以回去了。”
“功过相抵?”吴亦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    
“我爷爷,就是那只老兔子,他是上一任的玉兔,我要在凡间陪他安享晚年……”    
吴亦凡只觉得自己真的是背的可以,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啊都让他给碰上了。    
“所以,”吴亦凡尝试着跟上张艺兴的思维,“你是月亮上那个玉兔,那个老家伙是上一任的玉兔,你现在因为帮他安度晚年了所以将功补过,就可以回天上了?”    
“是……”    
“说真的我以为玉兔起码是个女孩子。”    
“……”    
“老天爷真的不能信啊简直就是一个幼稚的大叔好吗……”    
“……”吴亦凡你这样那个幼稚大叔会让雷神劈你的。


伍    
后来张艺兴还是走了,毕竟天命不可违。走之前张艺兴给了吴亦凡一块玉佩,说是叫辟邪。吴亦凡握着还带着少年体温的玉佩,神色难以描述。    
“我叫莫邪,你这是要辟我吗……”
张艺兴走了之后佛寺又回归了原来的冷清,吴亦凡却很难适应这种安静的气氛。他有时觉得那个白衣少年是自己的黄粱一梦,什么兔儿精广寒宫全是自己胡诌出来的梦境,有时又觉得好像自己一转身就能看见他皱着鼻子冲自己发脾气,抿着酒窝朝自己笑。    
又是一年的除夕夜,吴亦凡站在院子里看那天上的月亮,只觉得似乎仔细瞧还真能看见一棵树的影子,不知他是不是就坐在那树下一日复一日地捣药呢?
忽然背后有人说话:“你是在想我吗?”    
吴亦凡猛的转过头,少年眉目如画,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终    
“你不当玉兔了?”    
“找到人替我了呗。”    
“那你以后干什么啊。”    
“治病救人啊,好赖我也替嫦娥捣了几年药。”    
“所以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都是骗人的?”    
“……”吴亦凡你乱相信这些假东西干什么啊!

评论

热度(17)

  1. 繁星家的独角兽念念碎碎念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