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家的独角兽

【繁星kray】大年初一

可爱死了

敌忾_:

 


唐僧X小光


OOC


 


 


1


 


 


 


大年初一并不是个多讨彩头的日子。小光举着临时从阳台上夺来的晾衣架,微颤着手指着眼前这个穿着破烂的天降之物,尽力是自己看上去气势万分。


 


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这样想着,握着晾衣架的手更坚定了,连一直不敢出口的质问都雄壮了百分之一百二十。


 


“你,你谁啊?你,你怎么出现在我家的?啊?你,你再不说话,我,我可要报警了!”


 


一团破布里露出一个光溜溜的脑袋,连发青都没有,反射着太阳光几乎快要刺瞎了小光的眼睛,下意识用手挡住了眼睛。凌厉的视线起不了作用,这时候就该伶俐的嘴巴上线帮忙,小光清了清嗓子,大声呵斥道:“何方妖孽!”


 


窸窸窣窣一阵布料相互摩挲的声音响过,刺在眼皮上的光终于没那么强烈,小光小心地慢慢睁开眼睛,通过指缝看向那团破布怪物。对方光秃秃的头顶上已经盖上了奇奇怪怪的帽子,再往下是双躲闪的眼睛,眨了两下,又和弯起的嘴角一起组成谄媚的笑脸。


 


“你,你说话啊!”


 


那怪物站起身,足足比小光高出一个头,双手合十,向他行了一个大礼,“这位施主,贫僧从东土大唐——哎哟!哎哟!哎哟!”


 


塑料晾衣杆毫不留情地往他身上连击三下,紧接着又猛捅四下,次次命中要害。最后一次更是用了蛮劲抵上他的胸膛,疼得他都叫不出声来。


 


“这都21世纪了,怎么还有人用这么傻的招数骗人啊?”


 


“有唐僧穿得跟乞丐似的吗?”


 


“你见过出家人爬人家床上还亲人家后脑勺的吗?”


 


“你有病吧?”


 


 


 


2


 


 


 


小光挠了挠自个儿的后脑勺,正义凛然的目光直直打在对面畏畏缩缩的人的脸上,“这么说,你真的是唐僧?”


 


“是啊是啊!施主你终于相信我了,不枉我……”


 


“好了,打住啊。”小光做了个干净利落的“收”的手势,“我有办法帮你回去,你听我的就行了。”


 


“是吗?谢谢施主,施主你真是……”


 


小光一个“你给我闭嘴”的眼神扫过去,后者立刻收了声,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眼巴巴地看着小光在他叫不出名字的奇怪物什上按了几下,又把那玩意儿贴在耳侧。


 


“喂,您好。那个我问一下啊,你们最近有没有接到哪个神经病医院病人逃走的报案啊?……没有?怎么可能没有?……对,现在在我家里……不是啊我不认识他啊……啊?你就是个值班的?……那好吧,打扰了,民警同志,新年快乐,祝您鸡年大吉吧……诶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也不是流氓……我没有开您玩笑真的有个神经病在我……挂了?”


 


“我,我能回去了?”


 


比自己大了不止一个size的人小心翼翼地合着双手站在自己面前,缩着脖子有些害怕的目光像个受惊的小动物,小光深深地叹了口气。


 


多好一人啊,怎么就傻了呢?


 


“你可能暂时回不去了。”


 


“为,为什么啊?”


 


“大年初一,人家不想上班,体谅一下。”


 


“施主,上班是何物?”


 


小光摆摆手,走到他面前,原本想拍拍他的头安慰安慰,但不得不向物理条件屈服,改为勉强拍了拍他的肩。


 


“你先在我家待几天吧,这么大一人不见了,家里人肯定会来找的,乖啊。”


 


 


 


3


 


 


 


为了一只巨大的藏獒而错过抢回家的票一定是他今生犯的最大的错误。小光一边这样想,一边面无表情地往嘴里塞着薯片。


 


不然他一个跑酷BOY怎么可能在家家团圆的春节被滞留在这里还摊上一个根本没人来认领的傻大个?


 


已经过去三天了,红包都抢了好几轮了,这人怎么还在自家沙发上打坐,美其名曰诵经啊?!


 


一个头两个大都形容不了小光此时的崩溃感。


 


搂紧了怀里的抱枕以寻求一丝安慰,操起遥控器漫无目的地换台,在途经某一节目时突然亮了眼睛,拿起抱枕坐到离电视机最近的地方,全然不顾那个多余的人,发出一阵又一阵傻笑。


 


还没来得及为某个精彩的特写镜头鼓掌欢呼,身后传来一个煞风景的声音,“施主,这位施主和您手里抱着的那个好像是同一个。”


 


小光心情正好,没计较,爽快地回答了,“我偶像啊。”


 


“偶像?偶像是指……”


 


小光啧啧嘴,试图解释,“偶像就是,我单方面喜欢他。”


 


“那这位女施主长得还真是……阳刚。”


 


“他是男人。这都21世纪了你思想怎么还这么封建……哦,不好意思啊,我忘了你是唐僧。”


 


翻了个白眼的工夫,发着荧光的电视屏幕上又是一个特写,小光倒吸了一口凉气,又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头。被紧盯的人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又整了整自己的袈裟,回看的眼里全是不知所措。


 


“施主……”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跟我们家反烦长得还挺像的。”大概是联系到了上一句话,对面人的眼里突然流露出欣喜和惊讶,小光自己也觉得不太对劲,连忙补充道,“如果你先瘦个二三十斤再去掉那些乱七八糟的表情。最重要的,把你身上这块破布换成正常衣服。”


 


“施主,我这袈裟可万万换不得!”


 


“……”


 


“不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躺糖。”


 


正好进入广告时间,小光从地上站起来,把宝贝抱枕放到一边,怜爱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滚。”


 


 


 


4


 


 


 


“喂,民警同志,您好,请问已经初八了你们上班了吗?……哦好的,是这样的,我就是上次正月初一打电话来的,不知道您的同事有没有跟您提起……对,我想问一下,还是没有收到病人丢失的报案吗?那家里人失踪的呢,尤其是那种智商方面受过严重创伤的?也没有啊……不是我真的不认识他,现在事态已经升级了他偷我家东西吃……是,我暂时收留了,但是……不是我送过去了住院费总不能我出吧……不是是您的同事误会了我真的不是变态……我,又挂了?”


 


唐僧偷瞄了一眼怒气当头的小光,后者把他现在知道那叫手机的东西往沙发上一扔,叉着腰开始了例行训话。


 


“你说说你啊,算上这些你偷吃我多少薯片了,啊?你自己说!”小光痛心疾首地点着茶几上的残渣沫子和唯一残存的包装袋,“寄人篱下能不能有点自觉?你以为你吃的是一般薯片吗?那可是我们反烦的明星包装款,现在已经没得卖了你知道吗?你偷吃就算了,你为什么要把包装拆这么难看啊?我凡的脸都被你撕成两半了!你撕了就撕了,补一补也还是能看的,你为什么要把它们藏在垃圾里啊?你藏那么严实我都没看到直接就给扔了,今天一找才发现都没了,要是我再发现得晚点,你再把最后这个处理了,直接就毁尸灭迹了啊!”


 


“要不是你长得像反烦我当初会脑子进水留下你?”


 


小光因为很多事情训过他,不洗澡,不肯换掉袈裟,叫他施主,总是把家里搞得一塌糊涂,虽然骂得凶,最后也都是半推半就地原谅他,收下脾气再跟他讲一遍正确的做法,哪怕他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得重犯。但这是唯一的一次,他一边教训一边红了眼睛,顺带着脸颊和耳根子都泛起淡淡的红色,像是有天大的委屈却没人说,一个人憋着压抑到了极致,一齐爆发了。


 


他说惹别人生气了要说“对不起”,唐僧照做了。


 


“算了,我怎么能跟你计较呢?”小光撇撇嘴,“罚你现在去洗澡,换我说的衣服,陪我去超市。”


 


 


 


5


 


 


 


唐僧从卫生间打开一条缝的门里艰难地露出光溜溜的脑袋,可怜兮兮地捏着嗓子叫道:“小施主~”


 


小光戴着耳机装听不见,没多久又有一声矫揉造作的“小施主”挤进耳机和耳道之间小小的缝隙,使劲往他脑子里钻,还没完没了地盘旋打转,搅得他MV也看不下去了,呕着气把耳机一摘,“说多少遍了直接叫我小光!别叫我施主更别叫我小施主!我都起一身鸡皮痘痘了!”


 


“……对不起。”


 


小光握着耳机,用深呼吸平复自己的心情。


 


别跟傻子较劲。


 


“那个,小光,我……”


 


“怎么了?”


 


“我不会用这些物件,你能不能……”


 


“我不是已经教过你一遍了吗?!”小光把手里的耳机甩开,气冲冲地破门而入,“洗澡先开浴霸,然后把衣服脱光,然后打开下面这个水龙头出热水了就把这个拔起来上面淋浴就下来了,洗头用蓝色这瓶,洗澡用白色这瓶,哦对你也不用洗头,还有哪里不懂现在立刻马上说出来!”


 


大高个站在暖黄色的灯下,从头到脚都是光溜溜的,缩着的肩膀和搅在一起的手指将他的手足无措展示得一清二楚,四处乱飘的目光也是。密闭空间下小光的声音撞墙后的回音很足,可也渐渐被放出热水而升起的雾气渐渐吸收,只留下尴尬的氛围等着收场。小光装作不经意地把面前的人全身看了遍,出于男性比较本能多留意了眼那儿,又飞快地把眼神转开。


 


“小施……小光,你脸怎么红了?”


 


被叫到名字的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咳嗽一声,“那个,麻烦你下次在有光又不止你一个人的地方戴上帽子,我眼睛要瞎了。”


 


 


 


6


 


 


 


因为之前的case太大,所以BOSS慷慨地给了个大假,能让小光逛到大多数人都恢复上班之后空旷的超市。会在下午时刻来这里的基本都是家庭主妇,要么已经就是已经退休的老一辈,有几个购物车里还坐着家庭的新希望,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发挥着天生的博爱。


 


今天小光的回头率特别高。


 


当然主要来源是身边的这位无业游民先生。


 


之前的训话显然是吓到了他,之前念叨了很久的烂生活习惯又终于被催化,此刻他身上正穿着小光原本打算送给他偶像的衣服,戴着他中二时期曾经买过的栗色假发,顺便还套了顶红色毛帽掩饰小小的违和感,不得不说现代正常打扮下的他——小光仍然无法习惯称呼他为唐僧,当然躺糖是更拒绝的——离他放在心尖尖上的偶像又近了一步。


 


哦不,还是算了吧。小光对比着薯片货架前的人型立牌和身边被各种口味吸引的傻大个,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拿天神大人和智障儿童比,实在是太亵渎了,自动脱离粉籍一分钟以此谢罪。


 


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分提着购物袋,两袋膨化零食很满,轻飘飘地在小光手上,两袋生活用品也很满,被唐僧主动接了过去。对于这样的转变小光甚至有点受宠若惊,时不时往左边看一眼,确认自己有没有带错人。而那人好像发现了他的目光,也时不时地往右边瞟,回家的路不长,但足够他们有一次恰巧心照不宣的双目相对,又各自移向别的角度。


 


“小光。”先开口的是他,“我……对不起啊……”


 


“哦。”


 


“我不知道,你那么……喜欢他。”


 


“嗯。”


 


在自己的调教下情商终于有上线迹象实在是太激动人心,简直可以抵过撕反烦代言包装的罪过。


 


才怪。


 


不过还是可以好好聊个天的。


 


“你……真的那么喜欢他吗?”


 


“嗯。”


 


“那……”到家门口了,唐僧有些费力地接过小光手里的零食袋,方便他拿出钥匙开门,“你会有点点喜欢我吗?”


 


钥匙着地,小光弯腰拾起,插进锁孔,“啊?你说什么?”


 


 


 


7


 


 


 


“啊不好意思啊民警同志麻烦你了……谢谢您谢谢您给您拜个晚年……对对对对上次打电话那个……什么流氓变态我都说了是误会!误会!我真的……诶不是,您怎么这样啊……是是是特别感谢您,……对,主要还是那位好心人的热心帮助……是是是是我以后一定好好跟他讲……好的好的那我们先走了,您先忙您先忙……记得跟您的同事澄清一下啊!谢谢您啊!”


 


小光拖着唐僧转过街角,拐进人少的小巷,后者一早便自然地接过了他手里的蓝色塑料袋,自觉低着头等待挨训。


 


说实话这副样子极易让小光心软,但他总不能就这么咽下心里这口气吧?


 


“你自己说吧,我不就去买了个菜没带你吗?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也能丢到外面去?”


 


傻大个抬了半个脸,这样的角度正好让他看到小光的后脑勺和被风拂起的头毛,紧张地处理着措辞,“我,我想去找你。”


 


“我走之前不是跟你是说了吗?我很快就回来了,就去买个菜啊,不然晚上吃什么,真是。”


 


“在洗澡,我没听清……出门之后,迷路了……”


 


“你看看,洗了澡又出门,不是白洗了吗?”小光顿了顿,想了想还是加上对方能听得懂的解释,“就是因为你快洗完澡了我才没叫你一起去的。还有啊,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出门很危险,下次……”


 


“下次不会了。”


 


“这句话倒是记得清楚。”小光笑笑,“不过我假期快结束了,我也要去工作,而且很有可能要出差,到时候你自己一个人在家怎么办?”


 


“我能一起……”


 


“不能。”


 


“我可以……”


 


“不行啊躺糖。”小光停下脚步,等唐僧跟他走到并排,伸手勉强拍了拍他的肩,“我真的没法带你去上班,上班不是逛超市也不是买菜,更不会有好心人把你送到派出所再联系到我领你回家。”


 


对方的眼神难得有些闪躲,小光也许是没看到,再次拍了拍他,这次是背。


 


“好了,先回家吧。”


 


这回他没等,自己走在前面,唐僧走在后面。


 


可我想说的是,我可以一个人乖乖在家等你回来吗?


 


 


 


8


 


 


 


假期倒数3天,小光失恋了。


 


吴亦凡和张艺兴的出柜通稿铺天盖地,通过网络传输线把他震惊得根本喘不过气。两个人分别在微博上公布的亲密合照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跟那群迷妹鬼哭狼嚎的原因不一样。她们那是错在了性别,他何其有幸对上了性别和取向,偏偏错在距离和陪伴。


 


他其实很不想承认,这种伤痛往往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就因为想明白而消退了。


 


可与此同时,躺糖失踪了。


 


事实上他一早起床就没看见那个偶尔会趁他睡着的时候离开应在的沙发来爬床跟他一起睡的傻大个,然后他想打个电话问问派出所有没有捡到人,然后他看到了满满一个屏幕的推送消息。


 


然后他就傻了。


 


他条件反射地去阅读通稿,去查看原微博,去刷粉丝的反应,随即陷入无休止的崩溃和情感迷失,等盯着照片上吴亦凡的脸理不清头绪的时候,才倏地想起那个暂时被他遗忘的人。


 


“喂,民警同志,您好……对,又是我……不是,是他不见了,你们……啊,没有啊……我声音有在抖吗……哦,可能是我手在抖吧……那请您务必帮我留意一下好吗?……谢谢,谢谢,有消息请赶紧联系我……好,谢谢。”


 


这次他抢在民警之前挂掉了电话,却没有一点成就感。


 


他脑子乱得一塌糊涂,两张脸在那里面闪烁交叠,可其实他一直分得很清楚。


 


吴亦凡不是躺糖,躺糖也不是吴亦凡。


 


躺糖就是躺糖。


 


 


 


9


 


 


 


躺糖不在零食的减少速度至少下降了七成。小光对着面前没拆封的薯片发呆,回过神来又把这包鼓鼓囊囊的空气放回原来的柜子里。


 


这几餐吃的方便面碗还堆在垃圾桶里,要是放在以前他早就大呼小叫地要躺糖倒掉了。


 


算了,那时候也是因为躺糖嘴馋说没吃过才泡的方便面。


 


很多事情都失去了乐趣。逛超市、买菜、做饭、吃饭、追星……可能他真的很不适合孤独,又或者习惯了有人作伴,还可以无限制包容自己时常过分的责怪,把自己内心那个小人养得越来越刁钻和贪婪,越来越……


 


渴望陪伴。


 


早早吃了安眠药上床,小光在药效发作前对明天将要浑浑噩噩度过的最后一天假期表示惋惜,裹紧了身上的被子。他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一有动静就容易醒,所以之前躺糖爬他床他都知道,起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习惯了反倒睡得好了。


 


带着纷乱的思绪在药效作用下强制性入眠,再醒来房间已经被阳光照得透亮。小光闭着眼伸懒腰牵扯着腰部动作却比往常艰难许多。


 


他猛地睁眼,侧头往旁边看——


 


又是那个光溜溜的脑袋,连发青都没有,跟一个月前的早晨一样。


 


那人身上穿着破布袈裟,像个乞丐一样,头上奇异好笑的帽子歪在一边,再往下是那双熟悉的眼睛,但这次没再躲了。


 


“我跟你说过的。”小光红了眼睛,顺带着脸颊和耳根子都泛起淡淡的红色,像是有天大的委屈却没人说,一个人憋着压抑到了极致,一齐爆发,“麻烦你下次在有光又不止你一个人的地方戴上帽子,我眼睛要瞎了。”


 


 


 


10


 


 


 


“对不起,我好像控制不了,突然就回,回……回去了……”


 


“嗯。”


 


“其实我很厉害的,但是我低调我不说。其实我很聪明的,所以我才回得来。”


 


“嗯。”


 


“……其实我回来是想问你,你……能不能当我,当我……偶像啊?”


 


“……”


 


“对不起,我……”


 


“……我教你一个新词。”


 


“……好。”


 


“男朋友。”


 


“男朋友?”


 


“嗯。把你刚刚那句话最后两个字换掉?”


 


“啊?”


 


“换不换?”


 


“……哪句啊?”


 


“你说呢?”


 


“……你,能不能,当我的,我的……我的,男……男朋友?”


 


“嗯。”


 


“啊?”


 


“嗯。”


 


 


 


 


 


 


 


END


 


 






nili躺糖是真的很聪明的w









评论

热度(197)

  1. 住在221B的猫敌忾_ 转载了此文字
  2. 繁星家的独角兽敌忾_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死了